葫蘆釋名的源流

扈魯劉厚琴

由於時代的不同,地域的差異,葫蘆在中國古代稱謂眾多,諸如匏、匏瓜、瓠、瓠瓜、瓠臚、瓠、瓠、扈魯、芋瓠、壺、壺盧、葫蘆(胡盧)、蒲蘆(蒲盧)、菖蒲、扁蒲(匾蒲)、地蒲蠶、藈姑、天瓜、龍蛋瓜,等等。在中國古代葫蘆的眾多稱呼中,最早是出現在甲骨文中的“壺”字,有專家指出它是“葫蘆”。

先秦時代,葫蘆稱呼是單音節詞,在中國古籍中最早稱為“瓠”“匏”或“壺”等,其中的“匏”“瓠”“壺”“甘瓠”均指葫蘆。先秦漢語的單音節詞較多,這四個名稱中就有三個為單音節詞。後來寫作壺盧、蒲蘆、胡盧、瓠婁等,這些都是雙音節詞,按漢語發展的規律,其出現的時間可能遲至南北朝前後。

東漢許慎《説文解字》是我國第一部字典,從其對兩字互訓中亦可以看出這點,“瓠,匏也。從瓜誇聲”(《説文解字》卷七)。瓠字從瓜,説明古人把它視為瓜的一種。大約漢朝以後,文獻中“瓠”作為類名,就有不少音近形異而義同的名稱。因為“瓠”的雙音節書寫形式初無定字,故注家對其有誤解或疑惑的情況。如《漢書·司馬相如傳》:“蓮藕觚盧。”顏師古注:“張晏曰:‘觚盧,扈魯也。’”今按,“瓠”,可寫作“觚蘆”“扈魯”“壺盧”“葫蘆”等,但其為聯綿詞,並不可分釋。

三國時逐漸出現了“壺盧”這個雙音名稱。晉人崔豹《古今注》對古代和當時各類事物進行解説詮釋:“匏,瓠也。壺盧,瓠之無柄者也。”南北朝時,江南出現了一個發音與壺盧相近的“瓠樓(婁)”。顯而易見,胡蘆與葫蘆之名稱就是由此衍生而來的。到唐朝時“葫蘆”之名稱開始流行起來。

宋代以後,因為葫蘆的品種繁衍,其名稱也更多。陸佃在的訓詁書《埤雅》《埤雅》解釋道:“細要(腰)曰蒲,一名蒲盧。細要土蜂謂之蒲盧,義取諸此。”他認為“蒲盧”就是“細腰”之意。可見宋代瓠、匏、蒲盧等名稱都指葫蘆。

明朝時期,葫蘆的叫法更加繁多。明人朱謀韓的訓詁書《駢雅》言:“扈魯,觚盧也。”可見明代已經出現“扈魯”的叫法。明代藥物學家李時珍《本草綱目》中就出現了七種葫蘆的名稱:懸瓠、蒲盧、茶酒瓠、藥壺盧、約腹壺、長瓠、苦壺盧。當時之所以出現眾多名稱,是因為古人按葫蘆的性質、用途、形狀大小之差異而分類,或者由古人用字同音假借造成的。

總之,古代葫蘆之所以有不同的名稱,最主要原因就是古人用字同音假借所致。壺盧、瓠、瓠、蒲盧、葫蘆,雖然寫法不同,但實指一種東西,讀音也完全相同或相似。“壺”“盧”本為兩種盛酒裝飯的器具,因葫蘆的形狀、用途都與之相似,因而人們便將“壺”“盧”合成為一詞,作為這種植物的名稱了;而“葫蘆”則是俗寫,並不符合原意。不過後來人們約定俗成地寫作“葫蘆”,一直延續到現在。現代植物學則把各種“葫蘆”都有歸屬於葫蘆科。

德州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
①凡本網註明“來源:德州新聞網”的所有作品,版權均屬於德州新聞網,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範圍內使用,並註明“來源: 德州新聞網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
②凡本網註明“來源:XXX(非德州新聞網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,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③鑑於本網發佈稿件來源廣泛、數量較多,如因作者聯繫方式不詳或其它原因未能與著作權擁有者取得聯繫,著作權人發現本網轉載了其擁有著作權的作品時,請主動與本網聯繫,提供相關證明材料,我網將及時處理。